■楊素華(心理學教授,系統家庭治療師、“青未了·心理工作室”專家顧問團成員)
  15歲的小鑫是在微山湖邊長大的,沉默內向,孝順懂事,學習刻苦,成績中等偏上,一直是老師和父母眼中的“好孩子”。自從升入初三後,開始出現全身莫名的疼痛,嚴重影響了學習,導致中考成績非常不理想。自此,疼痛愈加嚴重。一年來,做漁民的爸爸帶著他到省內很多大醫院就診,做了CT、磁共振,沒有發現任何器質性疾病,然後就不斷地服用大量的中藥、針灸、拔罐等,但都無濟於事。父母在萬般無奈的情況下,甚至去拜過泰山奶奶,也沒有幫到他。一個在省城工作的親戚猜測他可能是心理問題,於是父母帶著他一起來尋求心理幫助。
  結合小鑫的性格特點和成長歷程,發現他產生“軀體化”心理問題的原因可能有三個方面。
  其一,小鑫性格內向,導致他遇到問題,產生煩惱和鬱悶情緒時,往往通過壓抑的方式來應對,而不是採取積極的方法進行合理宣泄,這是主要的誘因。
  其二,小鑫兄妹二人,妹妹小他6歲,他很疼愛妹妹。小鑫認為父母對他倆都很好,但是由於妹妹比較活潑,感覺父母更喜歡妹妹,可他強調並不很在乎。父母都是老實人,又忙於捕魚、維持生計,平時很少與他交流,但是每個孩子都渴望得到父母的關愛和幫助,而“好孩子”的標簽不允許他“麻煩”父母,更不能與妹妹爭寵。
  其三,進入初三,學習壓力增大,無疑是他出現“全身疼痛”癥狀的導火索。一方面無法排解,另一方面可能與潛意識的“獲益”有關——他深知父母生存之不易,一直渴望用好成績安慰他們,以致過分擔心,無形中加重了壓力和病情。
  基於上述的假設,我決定用積極心理學的理念挖掘其已有的經驗,開發潛能,尋找更多的、有效的社會支持,幫助他“趕走疼痛”。
  “請你仔細想一想,面對煩惱,除了通過壓抑應對外,你曾經用過哪些積極的方式來緩解?”
  小鑫先是搖頭,但在我不斷地鼓勵下,經過深入思考緩慢地說道:“有時候我聽聽音樂、小聲唱唱歌,有時候我就沿著河堤走一走,看看一望無際的湖水,有時候快速騎自行車,心情就會輕鬆很多,身上也就沒有那麼疼了。”
  很明顯,他無論採取哪種方法,都與交流、傾訴無關,可見他非常缺乏社會支持,但是我仍然對他大加肯定。
  “你居然尋找到這麼多的辦法來應對煩惱,真不簡單!這些都是你寶貴的資源,你應該繼續使用,另外也說明你是個特別愛動腦子、善於積極解決問題的孩子。那麼,你是否有過與別人聊天來減輕壓力的經驗呢?”在稱贊的同時,我又繼續啟發。
  “有時候和有同樣煩惱的同學聊一聊,或者與爸爸媽媽說說閑話,好像都能減輕疼痛。”小鑫若有所思地回應道。
  “你真的有豐富的經驗來積極應對壓力!下麵咱們一起找一找你身上的優點好嗎?”我要進一步為其註入心理能量,幫其用正確的方式面對困難。
  在採用了意象對話和心理沙盤游戲療法之後,看著漸漸放鬆的小鑫,我提出瞭如下建議:一、今後再遇到問題時,多用積極的方法來應對;二、父母要多關心孩子,不但要關註他的生活,還要儘量找時間與孩子交流,溫暖他的內心;三、要認識到凡事儘力而為就是好孩子,不要制定過高的目標。
  本稿件所含文字、圖片和音視頻資料,版權均屬齊魯晚報所有,任何媒體、網站或個人未經授權不得轉載,違者將依法追究責任。  (原標題:全身疼痛的中學生)
創作者介紹

Mt. Shasta

wn85wnmvd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